众泰刘彦贵升至第四,再夺最难赛段冠军

作者: 体育平台  发布:2019-09-25

 

 

 
   如果说英吾斯塘难度在大家的预期之内,那么随后进行的SS8克里雅河赛段就超出了太多人的想象,特殊赛段288公里,最快的车手刘彦贵足足用了6个半小时才抵达终点。特别是最后60多公里的浮沙赛段,让众车手经历了个人赛车生涯最艰苦的一次体验,“崩溃”是车手经尽艰辛回到终点之后用得最多的词。

 
    当天的比赛可谓沙尘暴大作战,早晨发车之前裁判组的工作车就陷在起点附近,而摩托车一出发又遇到了洪水。上午不到八点,大风裹挟着沙尘漫天飞舞,越来越大,终于形成了比较严重的沙尘暴天气。汽车组的比赛延迟了30分钟才发出去,而终点又缩短了60公里左右……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赛段完全不能讲究快慢,而是要看能否完成,这是一条划分完赛车手与参赛车手的重要标杆。“今天的风沙特别大,赛道里的能见度很低,车子基本上都是在沙尘里跑,因为沙尘暴是贴着地皮在跑的,对车手的视线影响很严重,基本上就是啥都看不见。”刘彦贵操着浓厚的陕北腔告诉记者,这才是检验啥叫艺高人胆大的时候。与多数车手的简单抱怨不同,刘彦贵对沙漠的形态有着比较仔细的观察,而且还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个赛段我还是第一次跑,感觉英吾斯塘果然名不虚传,还真是相当有特点的。我跟领航的配合非常不错,我们跑得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麻烦。这条赛道的难度我觉得很复杂,一个沙坡就会有两三种沙型,如果快了很容易冲过头,可一旦慢了,又随时可能陷住,这个沙漠很特殊,与以往我们跑过的其它沙漠都不一样。如果没有沙尘暴还会好一些,起码能看到些参考的标识物。今天前面的车手开路会非常难,后面的应该相对容易一些,毕竟有车辙可循,不至于漫无目的地到处找路。”

图片 1

 

    5月24日,经过了第二个休息日的调整,环塔拉力赛令人生畏的“魔鬼赛段”英吾斯塘(SS7赛段)在沙尘暴中拉开了战幕,173公里的赛段大部分为沙漠。由于赛道过于艰难兼沙尘暴不期而至,本来就只有37位完赛车手的总成绩队列再度缩减,将近半数的车手又被划到了罚时100+的队列里。众泰越野车队的刘彦贵/沙贺在比赛中发挥出色,以3小时36分13秒完赛,列赛段第九位,总成绩也顺势提高到了第四名。

5月26日的第九赛段将从和田河的红白山发车,长约252.82公里,全部是河道赛段。

  5月29日,在上午结束了SS11赛段之后,紧接着在中午举行了收车仪式,102号车组刘彦贵/沙贺当时位列全场总成绩的第二名,并通过了收车台。

 
   本赛段之前,众泰越野车队在俱乐部冠军方面还有相当的竞争力,但是由于李鹏程在本赛段意外失手,中途退赛,众泰车队仅剩下了刘彦贵一颗独苗。毫无疑问,接下来的三个赛段,他的比赛策略也将有所调整。

 

图片 2  

图片 3

众泰越野车队负责人杨逵对刘彦贵和领航沙贺大加赞赏:“他们两人今天的绝地大反击堪称完美,比赛越艰难他们越有耐心,越有战斗力,我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

据了解,东方车队计划把这件事上诉到法律层面。而在中国汽车运动历史上,这样的退赛事件还是比较罕见的。  

   
    完成了艰难的比赛之后,刘彦贵丝毫没有见汗,也没有任何的疲劳表情,看得出来,对付这样的沙漠,他的丰富经验还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当然,在比赛中,他也并非没遇到麻烦,只不过手艺高超,可以用比较小的代价去脱困。“今天这个赛段还是比较特殊的,沙地比较松软,我陷了两次车。我们下来调整了胎压,后面跑得就比较正常了。这两次停车,一共损失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吧,还可以接受。”

   5月25日,是环塔拉力赛的第八个比赛日,第八赛段(SS8)是著名且经典的克里雅河赛段,全长约288.55公里,赛段绝大部分是沙漠。赛段从达里雅布依乡越过克里雅河往南往西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车手们要沿着北纬39度左右向西穿行。

 去年冠亚军翻车 分出不同命运线

赛后刘彦贵说:“赛段的后半部分沙漠虽然不大,但有数不清的断头崖和鸡窝坑,沙子的松软程度也超乎我想象,非常容易陷车,车速起不来,只能集中精力慢慢跑。”

   当日,环塔拉力赛在新疆吐鲁番市扎营进入首个休整日, 下午14时许,新华社记者在营地采访时看到安东尼正专注于调试赛车,记者拍摄工作照片后离开。16时许,记者从赛事组委会处获悉,安东尼不幸遭遇车祸身亡。赛事组委会和北新路桥车队表示对此事深感痛惜,深切哀悼,并安东尼的家属和亲友表示慰问。

 

 
     克里雅河大浪淘沙  地狱赛段定局环塔冠军

 

     法国技师意外身亡  环塔同悲伤

 

 

在获得SS8赛段冠军的同时,刘彦贵也用自己的出色表现大大提升了总成绩排名,从之前的第四名跃升到第二名。

图片 4

     众泰越野车队的刘彦贵成为第八赛段跑得最快的车手,他用6小时30分14秒完成了比赛,获得了自己在本次环塔比赛中的第二个赛段冠军。

   5月24日,环塔拉力赛SS7赛段是本届比赛的首个沙漠赛段,主要从安迪尔至英吾斯塘,原定特殊里程234.68公里,但赛事组委会出于安全因素将终点前移至PC3处,特殊里程缩减为172.75公里。

 

但当天发生了非常严重的沙尘暴,当时赛道内的风力为4—5级, 能见度在100—150米,因为是沙漠赛段,而且南疆尘土细密,所以扬沙严重。

     之前都说SS7英吾斯塘是“魔鬼赛段”,但与SS8克里雅河赛段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汽车组在上午11点58分发车,截至晚上22点,完成比赛的赛车仅仅10余辆。频繁陷车、赛车故障是克里雅河赛段的关键词。刘彦贵也遭遇过陷车,他在赛段十几公里的沙漠区域因为胎压过高而短暂陷沙。

    5月29日,2016环塔拉力赛在阿克苏闭幕,韩魏如愿夺冠,但重返南疆的环塔拉力赛在今年的比赛中创造了太多太多的话题,只有15%的完赛率也的确证明了南疆路的路线有着它的独特魅力,下面让我们一起通过回顾的形式来盘点本届比赛。

当晚,组委会连夜组织救援,由于能见度低直升机无法实施救援,只能空投给养给被困车组以保证车组安全,更多救援计划只能在天亮后实施拖车救援。证车组安全,更多救援计划只能在天亮后实施拖车救援。

  极低完赛率 退赛风波影响深远

   迷局般的亚军  环塔尾音余长

英吾斯塘历来以难度高而著称,再加上沙尘暴,最终让当天的比赛难度加大。最终新疆塔城车队汪海称霸该赛段,但相比起前一天,这个赛段让10位车手进入“百时俱乐部”,当天还发生了多人被困英吾斯塘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赛段,此前排名前三的车手——塔城车队的刘昆和陆学斌遇到机械故障退出了比赛。这样韩魏在本赛段过后,已经领先身后第二名的车手4个多小时,2016环塔拉力赛的夺冠形势就此定格。

图片 5

   沙尘暴侵袭环塔 多人被困英吾斯塘

图片 6

  

   5月20日,在500公里的马拉松赛段中,塔城车队主力车手王新刚由于车速太快,致使失控而惨烈翻车。由于赛车修复不及,最终王新刚只能提前退出了本届环塔拉力赛。

   但在晚上的成绩出来之后,102号车已经没有出现在名单当中,这也意味着赛车没能通过最后的车检。但这个车检结果,环塔官方也没有发布公告(至少笔者没收到)。据了解,车队正在进行积极的上诉中。

 

 

 

 

 

来到晚上,组委会同样发布出了两份内容不一样的通告,最大给时从4.5小时变回3小时,而100小时的罚时是两份通告中都取消的。最终这两份公告点燃了各支车队的争议声,最终有一名车手在3小时之内跑出赛段的芒果东方赛车队在5月17日早上选择了以“全体退赛”的方式进行了抗议。

   图片 7

 

 

 

   5月17日,SS2特殊赛段达到295.6公里,吉利博越韩魏SMG车队的卫冕韩魏在当天比赛前半程取得了领先。但由于迷路走上了错误路线导致赛车遭遇了360度翻滚,在队友菲利普·加驰的帮助下韩魏继续比赛。

 

图片 8  

 

  5月16日,环塔拉力赛在塔城进行SS1赛段的争夺,赛前的大雨,已经隐约意示着比赛的艰难性。果然,当天最终汽车组只有三台赛车在最大给时3小时之内完成了比赛,绝大部分的赛车都在赛道中出现陷车的意外。在最后一台赛车的最大给时都过去之后,组委会发放了第一份赛段取消的通知,但很快,又发出第二份通知,“赛段取消”变得“赛段暂时关闭”。

 

  有意思的是,韩魏和王新刚分别是2015年环塔的全场冠亚军,两人都在今年的比赛中出现了翻车事故,但最终的结局却不尽相同。

 

  今年的环塔拉力赛事经历了狂风暴雨沙尘暴,就差下雪了。但与天气异常相比,最重要的环塔需要更强的突发事情处理能力与公关能力,冷了天气但不要冷了人心。

 

     5月19日,2016年中国环塔(国际)拉力赛暨中国越野系列赛新疆站比赛组委会发布消息:北新路桥车队法国技师安东尼当天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意外遭遇交通事故,不幸身亡。

   安东尼自1982年开始就作为技师参加达喀尔一直参加了30届,名将彼得汉塞尔都是从他这里开始自己的传奇生涯。2015年开始参与环塔拉力赛,连续两届赛事均为北新路桥车队服务。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登陆发布于体育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众泰刘彦贵升至第四,再夺最难赛段冠军

关键词: